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皖南游记:骑游皖南318川藏线 登上桃岭夜宿板桥(二)

2019-07-31 点击:1840
?

  “下午两点,我们在吃饱喝足、休息片刻后开始骑行桃岭公路,这对我们俩位不善于山区坡道骑行的“菜鸟”来说也是考验。在经过记不清多次在盘公路上来回折返,骑车与推车相结合,终于在下午4点20分骑上了桃岭公路的最高垭口,此时我们己全身被汗水湿透。。。”

  

  下午挑战桃岭,2时出发,4时20分登顶,140分钟,10公里爬坡。数据简单,对于我们俩位不善于骑行山路爬坡人来说,过程复杂而艰难。我们已来到云端“天路”——桃岭公路,这是安徽泾县桃岭至宁国板桥乡的一条盘山公路。中间隔着几座大山,海拔均在800米以上,上坡10多公里,下坡也10多公里,山势险要,景色迷人。......四十多年前,一个叫王乐平的泾县县委书记带领桃岭人民,用四年多时间修了一条20多公里的公路。当年勤劳的桃岭人民靠一双手、一副肩,凭着愚公移山的精神,修建了这条天路,结束了祖祖辈辈与世隔绝的状态。

  

  大约十公里,盘盘曲曲,一直在上坡,一会儿在树荫里,一会儿在阳光暴晒下,骑啊骑,踩啊踩,汗水吧嗒吧嗒的,骑不动了就下来推一阵,推一阵子再骑上,一门心思直往上,反正知道10公里左右肯定登顶。要是100公里才登顶,估计就没信心了。图中拍出的才几道弯拐,实际上能有几十道。路上不断听到汽车声,有的在山沟对面,有的从头顶传来,有的传自脚下。桃岭公路,按说是坡度最大最长的了。许多人骑摩托来征服桃岭,见了骑自行车的都止不住竖大拇指。停停歇歇,推推骑骑,终于登顶,不去具体说如何艰难。

  

  前面就是那垭口,登顶最高处。桃岭在周围是最高的山峰之一了,因为山路艰难,这一代是当年游击队出没的地方。敌人来了,呼啦一声跑上山,追也追不到,无影无踪。当年新四军被围剿,也是在这一带山区。所以这一带也常称为革命老区。登顶之后是下坡,连续急转弯,放坡、放坡、放长坡。集中注意力, 不分神。出了泾县范围进入宁国境内的小川藏线。路面一色的沥青路,是国家扶贫资金援建项目。

  

  很快到达板桥,那位开着SUⅤ车的朋友己经把农家乐住宿安排妥当了。板桥自然保护区设立于1995年,面积63平方公里,保存着五万多亩郁郁葱葱的天然甜槠林,它是亚热带东北部边缘保存最好、林相最完整的唯一一片原始森林,内有国家级保护植物10多种及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近三十种,省级保护动物近千种,拥有堪称中华一绝的成片甜槠林、多种珍稀植物及云豹、麋鹿、金钱豹、娃娃鱼、环颈雉等珍稀动物,专家称之为“动植物的王国、生物多样性的殿堂和基因库、可贵的净土”。

  

  入住农家乐后,喝点水、冲把澡顿感全身放松,休息片刻后我们便信步走进一个小村子,村子里没有什么人,空旷,大部分的村子只剩些老人,年轻人都出去了,去了城里。

  

  见到一位老人正在喝酒,白酒,老远就能闻着酒味。和老人聊天。聊的高兴了,说你们要是早半个小时来,就整两个菜和你们好好喝两杯。板桥,原来就是木板穿起来的木桥,所以得名。板桥四面环山,就像一口锅。虽然是锅,但晚上还是比较凉快,不用空调,夜里要盖被。老人经历了合作社,文化大革命,由于地处深山老林,文化大革命冲击不大。原来板桥也都是老房子,和歙县黟县一样。若果保存下来,也能拍电影挣大钱。那为什么老房子都没有了?板桥竟然是安徽最早三自一包的,包产到户,先搞活了,结果把老房子都拆了,盖上新房子。

  

  门前的山很高,家家户户都在山上有地,种茶叶。山再高,都爬得上去,有路。老人以前也能爬山,上山砍柴再背回来。现在爬不动,田也没人管了,子女都进城,吃不了爬山的苦了。山虽然高,但山顶并不都是尖的,有的山顶是大片平地,可以种田。当年游击队有三个指导员,就在对面的山上打游击。曾经有国民党第64师,正规军包围了板桥,游击队在山上坚持了一个多月。我们住宿的那家老板说游击队指导员(路口有雕像)当年打游击的时候就住他家。

  

  老人谈兴很浓,跟我说四面出山的岭口,要出山必须通过岭口。桃岭是其中之一。去宁国走大岭。今早我们就是走大岭出山。以前老是见到翻山越岭这个词,原来越岭有这个含义。桃岭险要,大家都以为桃岭是最难的通路了,但老人说出了另一个没有开发的更险要的岭:和桃岭在一个方向,叫鸟雀岭。意思是连鸟雀飞到那么高也要歇歇脚。这年头,想找个说话的人容易么?尤其是肚子里有故事的人。老人还说了许多,说要和我们喝酒,还说他父亲是个裁缝,会做衣服,县长请他父亲来板桥,然后县长的女儿跟他父亲学做衣服...等等。和老人聊了一会便返回农家乐胡吃海喝起来。

  

  在板桥停留没白留,一次完全不可能的对话顺利完成。有时候,旅行就是为了这样的一种机缘巧合。

  

  大山是巍峨的,厚实的,然而也是虚怀的,极其包容的。所以大山才是伟大的,灵动的。都说海纳百川,毕竟有个收纳的意思。而大山,是包容万川,万川再滋润草木,草木与大山融为一体,从而生生不息。(本篇结束,明天继续发骑游皖南川藏线文章)

日期归档
胜博发888 版权所有© www.ailijiaguoji.com 技术支持:胜博发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