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嗨五二班

2019-07-21 点击:1964

  中午,李老师正在家做饭,忽然微信视频通话提示音响了,原来是英语老师黄老师打来的。

  “李老师,咱班的牛晨毓和王奥森打架了,现在政教处。”黄老师的声音有几分急切。

  “咋会儿事儿?”李老师问。

  “下学时,他倆不知道咋回事打起来了,我想先把其他同学送走,再回来处理他俩的事,谁知道我送路队时,他倆又打起来,还好五一班老师路过,把他俩拉开了。而且,牛晨毓还特别犟,非得去学校政教处解决。”

  “黄老师,你别急,这样吧……先和两位家长打电话,让他们先把孩子接回家,下午再去学校问清楚情况再解决,好吗?”李老师安慰道。

  “那好吧!”

  李老师分别给两位家长打电话简单说明了情况,约定了下午见面的时间,两位家长也很配合地表示很快回去接孩子。

  不一会儿,黄老师打电话来催,问家长怎么还没到。又说,赵校长正好路过,把他俩送回家了。

  有赵校长送他倆回家,李老师自然放心,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嘀咕,毕竟是让领导看到自己班里的问题。

  下午,李老师来到学校,在看到王奥森来到教室之后,就把他叫了出去了解情况。她妈妈也来了,两人长的很像,一眼就能认出来。他们走到楼梯旁边的一个拐角处听停了下来。

  “奥森,你先说说,你和牛晨毓是怎么回事?”李老师疑惑地盯着王奥森问。

  王奥森是个又黑又胖的男孩子,个子比李老师还要高,像个相扑运动员一样。他要是和谁打架,别的孩子很难占到便宜。但平时在学校,他倒是个稳重的孩子,也从没有恃强凌弱,语文成绩不错,写的字却很清秀。所以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李老师还是有些不解的。

  王奥森刚要张嘴,宁蕊抹着眼泪走了过来,宁蕊是学习委员,坐在他倆的中间的位置。李老师在调位时,男女生分开穿插坐,想着这样可以尽量避免同学们上课说话。

  “宁蕊,你怎么了?”李老师关切地问。

  “他俩打架的时候,我也在……是因为我。”宁蕊哭涕涕地说。

  “哦?”李老师越发疑惑了,为一个女同学打起来,难道是……争风吃醋?完全没苗头呀!李老师不再往下想,转而又把目光转向王奥森,先听他们怎么说!

  “牛晨毓的英语书放在宁蕊位上了,宁蕊问谁的,我以为是我的书,他说是他的书,还把书上舔舔,我说他了,他就开始骂我,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他还拿砖头。”王奥森委屈地说。

  “他说的是事实吗?”李老师问宁蕊。宁蕊点了点头。王奥森妈妈很温和,始终微笑着,轻轻安慰了宁蕊几句。

  此时,楼梯口过往的学生和老师已渐渐多起来了,大家都有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们。李老师让宁蕊先进了教室。

  牛晨毓也来了,他没等李老师喊他,也径直走了过来。

  牛晨毓高高瘦瘦的,总微微皱着眉,一副正在倾听但随时准备辩驳的样子,不过说话总是有些不确定的迟疑,眼神也总是有些飘忽。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是上课时总喜欢做小动作,作业也总是完不成,因为这,没少挨老师的批评。

  他刚过来,英语老师黄老师也过来了。

  “他俩的事已经处理了,两人已经互相道歉了……因为书,王奥森骂了牛晨毓,牛晨毓气急了,还想拿砖头砸王奥森,还非得去政教处说清楚,他是觉得他冤枉了……我整天表扬说,咱二班的同学上课纪律最好,没想到他俩快考试了怎么……我上课去了。”黄老师看着他俩笑着说,说完往教室走去。

  “哦,好的。我知道了。牛晨毓是这样吗?”李老师问牛晨毓,牛晨毓有些愣愣怔怔地点头。

  “王奥森,你刚才怎么不说你那人家了?还有你,牛晨毓,你为啥不让老师解决,还胆大包天,敢拿砖头打人?”李老师严厉地说道。“以后,有问题找老师解决,绝对不能再打架,解决不了问题。”

  他俩听了,都低着头不说话。马上要预备了,再加上刚才英语老师也说他俩已经互相认错了,就没再多说,让他俩先进教室了。

  他倆走后,王奥森妈妈说道:“唉,我听了,都怨王奥森,他不骂人家,就没后来的事了。王奥森就是很爱说谎话。我现在一点都不相信他。唉,他……”奥森妈妈有些欲言又止。

  “你怎么这样说呀?”李老师问。

  “他去俺同事家,把人家的手机偷偷拿回了家,我给他收拾房间时看到了。我把手机还给人家,同事还怕他没面子,也没声张。”奥森妈妈说着眼圈红了。

  “还有,这孩子前两天在辅导班拿了他同学100元钱,后来,老师查出来是他拿的,他刚开始还不承认,后来,她爸打他,他才说了实话,就是拿了人家的钱,他花点,剩的又拿出来了。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上回我催他让他赶快睡觉,他回身给了我一拳。”奥森妈妈擦着眼泪,十分伤心。

  李老师听了很震惊,这是他认识的王奥森吗,是一个人吗?

  2019026

日期归档
胜博发888 版权所有© www.ailijiaguoji.com 技术支持:胜博发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