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海南传统民居缺乏资金保护困难渐被混凝土楼取代

2019-11-08 点击:1222

文昌头源镇百年付嘉古宅 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宇拍摄

文昌头源镇百年付嘉古宅 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宇拍摄

□南方都市报记者聚会潮峰

记者探索秘密

琼北民居南大洋风格代表

百年付嘉民居:斑驳辉煌一瞥

文昌付嘉民居有100年的历史,是琼北海南式民居的代表,被列入中国传统民居名录。 这座宅邸也被称为松树屋,因为它深深地隐藏在海南省文昌市头源镇松树下村。 在过去的100年里,它见证了几十年的庄严辉煌,几十年的热情和几十年的宁静。 今天,尽管斑驳的墙面失去了一些气势和活力,但它丝毫没有失去霸气和氛围。

从文昌市温温区出发,向北,沿省道203方向行驶20分钟,到达松树下村、头源镇、绿树葱笼。 绿树掩映的乡间小路把记者带到了傅莹的家。 看到宅人们傅策玄用力拉了拉生锈的锁头,用钥匙插进锁孔发出了一声粗粗的“咯吱”声,历经百年风雨沧桑的老宅终于在记者面前打开了大门

海南百年古屋并不少见,但像傅氏这样同时融合琼北村屋、南阳拱廊屋和伊斯兰拱形屋风格的现存房屋并不多见,而且规模很大。

傅家寨建于1915年。它的规模很大,占地1300平方米。它由3栋相连的2层瓦房和8栋水平房组成,共有34个房间。这是海南更传统的三户单卧住宅风格。 三栋相连的大房子的结构相似。它们都设计有中殿和两边的卧室。中殿旁边剩下的半步通向二楼。 三栋主要房屋之间的两层相连,横跨庭院,将庭院分成八个小天井。 富家寨屋以泰国黑盐木和当地青砖为主要建筑材料,用文昌优质砂浆粘合而成。即使榕树和杂草在墙上生长和蔓延,坚固的材料也能使老房子坚固。

进入傅先生的住所,你首先会看到重叠的伊斯兰风格拱廊设计。马蹄形、三叶形、弓形和尖形拱廊是傅氏住宅的主要特征之一。 多拱平行纵拱圆柱门廊庄严肃穆,如同美妙的画框,捕捉最独特的风景,每次你换一个角度,都会得到新的惊喜。

fujiazhai在当时也引入了一种相对较新的建筑风格:与二楼相连的三栋相连建筑的设计,二楼房间的前后两个内阳台,以及沿着柱子从屋顶和阳台延伸到天井的排水管。这种建筑理念使得这座老房子在今天非常不寻常。

据傅莹介绍,傅莹房子的拱形元素也吸引了大量建筑学者前来考察,并受到媒体、户外探险爱好者等部门的广泛关注。 海南的人文元素在藤家寨随处可见 除了结构设计之外,松木屋的细节中还清晰地展示了木雕、石雕、灰塑、浮雕、阴雕、雕刻空等中国传统工艺。

(南方都市报记者王宇)

琼南公馆

贾丹渔排

“渔排”是海南贾丹公馆的典型风格之一。它是贾丹在延续传统水上船屋和水上吊脚屋(又称“贾丹棚”)功能的基础上,结合新时期生产生活的需要而建造的,也是现代贾丹为了适应水基农业,集农、渔、住于一体而建造的居住风格。

贾丹鱼排分布在海南卵族聚居地的海湾。现有实例分布在陵水新村、三亚红沙等地的海湾。

代表性建筑为陵水新村镇新村港的石桂鱼牌及其南侧的李孙溪牌。

亚洲河源

亚洲河源住宅是海南南部沿海地区典型的传统居住形式。其建筑布局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闽南民居和广府民居的影响。它结合海南南部常年干热和暴雨季节的气候特点,在海南南部形成独特的檐口连接住宅。

亚洲医院主要分布在乐东至三亚等市县沿海汉族村落

代表性建筑是陈允斌在乐东黄流镇的祖籍和孟鲁丁在九所镇的旧居。

火山岩民居

海南火山岩传统民居大多建于明清时期 现有火山岩住宅中间的木结构和瓦结构已多次翻新,而火山岩墙至今仍在使用。 火山岩传统民居庭院遵循竹筒屋的布局特点,即短面宽、长长、深,两户之间形成长胡同,多排平行形成村落。 建筑风格受到海南琼北传统民居、风雨气候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形成了以火山岩为主要建筑材料的热带建筑。

现存完好的火山岩传统民居主要分布在海口市西南部、洋山、定安、澄迈县北部、儋州市木堂镇和伊曼镇。

代表性建筑有海口市九洲镇包道村后家大院和尊潭镇谭勇村蔡泽公馆

复式庭院

复式庭院并没有脱离中国传统民居建筑的基本格局,而是延续了中国传统民居建筑中庭院类型空的共同布局 传统琼北多入口多庭院住宅的基本形式由几个基本要素组成,如主屋、横屋、门墙等。

金铎河源分布在海口、文昌、琼海、定安、澄迈等琼北地区的乡镇,库存量大。 其中,文昌、琼海和海口的自然村落最为集中。

代表建筑为文昌市福寨村韩家寨

南阳风格的住宅

这种民居的基本类型都是以琼北传统民居的基本类型为基础,除了在外部装饰、一些空布局、构件、规模等方面有所变化外,形成了具有琼北特色的南阳传统民居新形式。

海南北部海口、文昌、琼海、定安等市县分布有一些村庄,存量很少。 大多数保存完好的建筑建于20世纪初至30年代。

代表建筑为文昌市文成镇松树村松树楼和文成镇大村林家楼。

南洋风格拱廊

南洋风格拱廊是一座商住楼 所谓拱廊是指拱廊的一部分,从二楼以上一直延伸到街道,由柱子支撑形成内部人行道。 这座建筑的正面横跨人行道,因此得名拱廊。

保存完好的骑楼很少,主要分布在海口、文昌、琼海等琼北地区的市区和集镇。 目前海口骑楼老街区存量大,保存完好,包括水口、中山路、博爱路、新华路解放路等。文昌市浦前镇胜利街也保存完好。

代表性建筑有海口艾博拱廊和文昌浦前胜利拱廊

琼西南居

儋州客家围

命运不幸但具有开拓精神的客家来到海南岛居住,形成当地客家文化,儋州客家围是这些文化在物质上的生动体现空

儋州客家围屋主要分布在儋州东南部,主要分布在鹤庆镇和南丰镇

代表性建筑有南丰的杨中营围屋、儋州和南丰的雅林围屋

军屯居

军屯居是儋州市西北部一种独特的居住形式。其庭院布局呈现出典型的中原庭院布局形式。随着时代的演进,儋州市西北部的住宅建设也开始与环境相结合。

军屯住宅是军屯一种具有明显文化特征的住宅,主要分布在儋州西北部

代表性建筑有陈玉瑾在王屋的住所、儋州和谢邦岳在王屋的住所。

琼中南黎族民居

船屋

船屋是一座富有黎族特色的传统民居,也是黎族最古老的民居。 船屋也可以叫做船形小屋。它是以一艘看起来像倒置的船命名的。 黎族人称之为“建筑柱”或“建筑沟山”,意思是“竹棚屋”

船屋以山面为入口,沿深度方向布置。它通常由三部分组成:正面轮廓、客厅和背面杂物间。

代表性建筑为东方市白茶村船屋和奥恰村船屋。

金子吴

随着黎族和汉族接触的增加,汉族的房屋建筑技术逐渐被人们所吸收。古“甘兰”村落民居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仿汉式的金子丁屋,其结构和材料与过去大相径庭。

金子吴分布在海南黎族自治县和黎族乡镇,集中在白沙润方言区和保亭、陵水赛方言区。 它主要流行于五指山中部以外的黎族地区和黎汉混居地区,这些地区大多是山区和丘陵地区。 代表性建筑有红水村的金子楼和楚宝村的金子楼

传统民居很难留住人。农村建筑能随心所欲地建造吗?

文昌市惠文镇林家寨门 《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宇拍摄于夏香王长江市洪水村

金子吴 南方都市报记者李晓刚拍摄儋州军屯陈玉瑾住宅

人们担心的是这些传统的房屋正在不同程度上被摧毁。 它们可能已经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被雨、露、风和霜侵蚀,并被毁灭。或者被没有新想法的混凝土小建筑所取代,曾经具有独特特征的传统房屋变成了一张面孔。

在现代化进程中,传统住宅遭受了多重打击,并处于危险之中。 保护和继承海南传统民居的途径在哪里?□南方都市报奥昆党朝峰/文

记者现状:海南传统民居面临生存困境

海南传统民居的生活条件不好。 海南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袁弘模糊地感觉到,“问题可能已经很严重了。”

在袁弘的印象中,每次我去农村做研究,找到那些被遗忘的传统住宅,总是非常困难。"有时我抱着很高的期望去,但当我看到这一幕时,我很失望。" 一些房子甚至消失了 ”袁弘说,那种状态很难描述

袁弘的担心不无道理。 根据调查数据,2000年中国自然村总数为363万个,2010年为271个,十年间减少了90万个。 这些正在消失的自然村落还包括大量历史悠久的传统村落。

传统村落的消亡不仅带来传统民居的消亡,也带来农村习俗和历史传统的消亡。 海南也是如此,那里的一些传统村庄和住宅正在逐渐消失。

严根奇,海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将海南传统民居的现状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快速消失的传统民居,如黎族居民的船屋。 严根奇表示,船屋已不再适合当前的社会发展,而且远离现代生活条件,所以几乎已经全部消失。 目前,只有东方白茶村、长江王村等少数几个村庄还有这样的船屋,“但这不是最原始的 "

第二类是琼北民居,大部分都作为文物保护,如邱军故居。 这些传统住宅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但其中一些由于缺乏资金而无法修复,而且破旧不堪。

第三类是一些华侨的故居。这些传统民居以前建造得很好,里面的雕刻和彩绘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这部分传统民居,除了有人居住的以外,将得到较好的保护,而其他大部分相对破旧,变得越来越荒凉,在历史的尘埃中遭到破坏。

B

观点:传统民居是传统文化的基本象征

拯救传统民居必然会遇到“现代化问题” 很久以前,袁弘在调查中遇到了这样一个问题。 当地政府部门的负责人正在和她沟通。现在农村需要开发和建造新房子。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这些象征落后和贫穷的传统住宅必须得到保护而不是现代化?

面对这个问题,袁弘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知道发展非常重要,农民有致富和改善生活的要求和权利。 但是她也知道保护的重要性

“这些传统民居代表了这个地方的风俗、文化和传统 袁弘说:“这些传统的房屋和建筑承载着许多文化内涵。” 如果有一天它消失了,那将是一个文化错误。 ”

《中国传统民居类型全集》也指出了海南传统民居的重要价值

全集指出:海南传统民居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 虽然海南在地理上是独立的,但它一直受到大陆的影响。 例如,琼北民居起源于大陆传统的庭院式民居,与海南当地的气候和文化融合后逐渐形成了独立的体系。

此外,海南传统民居也表现出很大的文化包容性,如海南北部独特的火山口文化、丰富的火山岩和茂密的热带森林,为火山岩传统民居的发展提供了空空间。琼南的丹人在船上生活和漂流的特殊生活方式造就了丹人渔排独特的传统居住方式。居住在东南亚的华侨也给海南带来了居住风格,如东南亚风格浓厚的拱廊。在黎族古老文化的基础上,诞生了极具民族特色的船屋和金字楼。

“这些传统民居是海南传统文化的基本象征 严根奇说:“它们象征着一个地区的文化习俗,见证历史,讲述历史。”。 这是他们不可替代的意义 "

作为区域文化、习俗和历史的见证人,传统住宅值得保护

C

两难境地:由于缺乏资金,难以将人们留在传统住宅中。

《中国传统民居类型全集》的出版引起了海南所有10种传统民居的关注 省住房和建设厅农村建设厅的一名负责人谈到保护我省这10种传统民居时说,这不是一条简单易行的道路,而是注定充满曲折和困难的。

现实情况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城市化的发展,海南市县的农村人口正逐步涌入城市,这对农村的传统民居来说几乎是一场灾难空

“如果没有人住在房子里,它将缺乏人气和关怀,老化速度将会加快。 “负责人说,例如,东部地区的黎族船屋曾因人们搬出去居住而遭到破坏和倒塌。后来,许多过去住在船屋的老人在住在里面后又活了过来。

即使没有涌入城市,村庄也是用新的混凝土小建筑建造的。传统的房子不能容纳人,所以它们是闲置和废弃的。

这已经成为保护传统住宅的一个主要问题 负责人说:“这似乎是《泰晤士报》提出的一个难题。” 决不 “

此外,缺乏资金也是一个难题,这使得很难长期保护传统房屋。

据负责人说,虽然目前各部厅和相关专家都有意保护传统民居,但为了长期保护传统民居,特别是无人居住的民居,需要专业人员对这些民居进行检查和观察,找出存在的问题。 那么它将被及时维护。对于那些有倒塌危险的人,将准备好材料和人力及时加固和修复。

“从全省来看,工作量很大 ”负责人有些无奈,“但是现在省里还没有拨出这部分资金,所以很多实际工作无法开展 我们只能焦虑地看着 "

D

建议:“海南传统民居”只有在有使用价值的情况下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应该如何保护他们?

在袁弘看来,这个问题牵涉到各方,“一方面,政府应该有决心和力量,另一方面,它应该能够投资一些资金来修复一些珍贵的传统住宅。” 另一方面,所有相关部门可以共同制定相关的保护政策。除了住房和建筑部门,还有文化、文物等部门。 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合力。 “

此外,袁弘更重视“普通人的参与”,而且“只有村民参与,毕竟他们是这些住宅的主人”。" 如果他们能意识到他们的房子作为传统住宅的历史和文化价值,他们就能形成文化自豪感。 它还能更好地保护这些传统住宅 "“严根奇也在这个问题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政府保护很重要,但人民的意识更重要。" “

阎根奇有这种感觉。文昌地区许多村民有“祭祖”的传统。他们认为这些传统住宅是祖先留下的,他们受到了精心的保护。

严根奇补充道:“要保护传统民居,我们还必须保证它们的使用价值。” 如果传统房屋失去使用价值,它们将不可避免地被淘汰。 "

海南黎族的船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严根奇分析说:“让村民仅仅为了保护船屋而住在船屋是不科学的,这影响了他们生活水平的提高。” 现在,一些地方正在发展旅游业,使船屋成为旅游景点。 这是为了增加它的使用价值 因此,它可以生存和发展。 “

未来,这些传统民居将散发出新的魅力

在一次采访中,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司司长赵辉说,下一步将会发现传统民居的优势,以及当地传统民居的传统元素是什么。“我们应该继承这些优势,在城乡建设中体现其精神和审美意识,让我们的城乡建设体现中国文化和民族信心,扭转城市建设广泛和过度模仿西方的现状。” "

在一键通微信上与新浪腾讯QQ空分享

我的帖子栏

胜博发888 版权所有© www.ailijiaguoji.com 技术支持:胜博发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