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叙事老银川(25):西门桥忆事

2019-08-29 点击:1025

  文/张久卿

  西门桥,就是西门外的桥,对在银川长大的人来说并不陌生。而老一辈子人的记忆,对于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我等自然生疏,我的记忆只能从60年代说起。

  所谓西门,官名“镇远门”,今日凤凰碑处曾有过的,一座象今日南门那样的一座城门楼子。几十年前的西门,是银川几个城门中保存比较好的,到了夏日,数不清的沙燕围绕着城楼,叫着,捕食蚊虫。那阵势和景象相信50来岁的人应不会忘记。

  叙事老银川(25):西门桥忆事

  1978年拍摄的西门桥

  只可惜,曾经遍布全城的沙燕,如今在偌大的银川城却是难觅踪迹,而西门也因人们的狂热,于“文革”中被拆毁了,如今连张像样的“遗照”也没留下。

  出西门,西行二十余米,便是西门外的第一座无名之桥,桥无栏杆,桥下有水。

  桥为退水沟(据曾参加过西门桥修建的马学忠先生说:以前西门外有护城河,河上有吊桥,护城河外有水渠,水渠西为唐徕渠)之桥,水比较清澈,有鱼有草。

  桥左有匠人利用流水造纸,小孩围而观之,看他们变戏法般造出一尺多见方的纸来(似今日祭奠用烧纸);桥右有一粉房,由生产队管理。后来退水沟逐渐成了污水沟,大概到上世纪80年代中,污水沟改造加盖,成了城市污水处理的一部分。

  由无名桥向西再行千八百米,便是唐徕渠了。

  有渠自然就要有桥,西门外唐渠上有桥3座,过去人们称南边的桥为保伏桥,中间的为西门桥,北边的叫老桥。

  保伏桥民国时又称“鲍家桥”、“保福桥”,此桥十分破旧,桥面及栏杆为木制,因离城稍远而不太引人注意。

  西门桥、老桥均为钢筋混凝土建筑,老桥早年为木桥,桥东有“龙王庙”,名“西门桥”又名“中山桥”。(据1936年的《宁夏省水利专刊》记载:“西门桥,在前城乡,省城西门外,此桥有标尺,最大不过十五分三,五孔,石柱腿,土木面,有栏杆,长十六米二,宽六米六,为出省城往西要道”)。

  三桥之间,西门桥头西侧北边有几栋土房,住有人家,老桥东边为生产队社员住房,渠畔上下还有些坟墓,其余就再无人家了。

  叙事老银川(25):西门桥忆事

  1970年拍摄的西门桥

  说西门桥和唐徕渠离不开耍水,“耍水”就是游泳,是宁夏人的土话,现在还有人这样说。

  银川许多孩童,就是在这里学会耍水的。初学耍水,唐徕渠里是不行得,因为后果很严重,父母很伤心!渠畔东西还有天然湖泊及鱼池和水坑,也可耍水,但也有危险,1965年夏,解放军战士张金海曾在此为救小学生而英勇牺牲。

  较安全的地方是老桥西边的羊羔渠(后知官名为杨昭渠),涵闸出口处有一半圆的缓冲区,面积二三十平米,水深不及腰部,是学习耍水的好地方。

  那时的小孩,中午吃完饭,便撤谎说出去玩,约上几人到羊羔渠去了。

  背心裤衩一脱,便下到渠里,几十个傻小子全都精着沟子(光屁股),耍得是不亦乐于,见有女人走过,则全都蹲到水里,害怕被人看见那个。也怪,那时的娃娃无师自通,也没有人教,先是狗刨,然后学大人的姿式,慢慢就学会了各种泳姿。

  当然这中间也是有些故事的,如喝水了,被呛了;还见过有人因离闸口太近,被吸入涵洞冲出来后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的;还有回到家后,被父亲拉过胳膊一划,被揍一顿(在唐徕渠的浑水中耍过水后,用指甲一划,身上便会有白印子)。

  过去银川人耍水,城东的人到红花渠,城西的人到唐徕渠,而唐徕渠因水深流急,又有西门桥可以“显活”,所以耍水的人众多。

  每至夏日中午时分,西门桥头便聚集了众多的耍水者。

  西门桥的有5个桥洞,渠边是一洞,再为二洞。初学者先一洞,再二洞,然后游到对岸,最后能游个来回,这耍水便算学成了。

  记得是1972年,暑假在区革委会农场干临时工,一牛姓小弟,游过二洞,在水中高兴大喊:“小清,我游过二洞了!”结果因体力不支爬不上岸,没脱衣服的我急忙跳入水中将他拉到渠边,在别人帮助下才把他救了上来。现在回想,真是后怕。

  西门桥是跳水高手“显活”的地方。西门桥上跳水,初学者跳的是“冰棍”就是象根棍子似的跳入水中,四五米的高度,“冰棍”也是要有些勇气的。有些个水平的人跳出发式,俗称“扎猛子”,双脚用力一蹬,双手前伸,头朝下斜着入水,水花四溅是跳“拍了”(拍字宁夏话发音pia),结果是前胸或后背被水“拍”的通红。

  高手的跳水则带些动作了,和今日所见体育比赛之跳水自是不能相比,不过是最初级跳水动作而已。跳好了,掌声响起。跳砸了,哄声四起,但并不影响他们的情绪,接着来过,那时的人们就图了个穷乐活。

  还有别样风景。在唐徕渠耍水者多为男性,女性泳者则是寥若晨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没有“性感”一词,偶有仨俩二八少女,身着泳衣,露着胳膊大腿,皮肤“白格森森”(白发音bia),光是往那一站,就吸引眼球无数。

  如果她泳技尚佳,面容俏丽,姿态曼妙,那可真是要把人的眼珠子看出来了。

  依今天眼光来看,不是啥大事,但在40多年前,那是要有极大胆量和超人勇气的。

  夏季一过便不能耍水了。到了秋后,西门桥、唐徕渠又成了小孩子们觅食的地方。

  “沙枣子”自不用说,只说一下“黑果了”和“慈果子”。

  “黑果了”和“慈果子”均为水生杂草的根茎,煮熟可食。

  过去年代食物匮乏,这一黑一白的两种果子便成了人们的一种“美食”。我曾和巷子里的伙伴们多次到西门外去挖它们,也有农民为了生计,专门去挖,洗净煮熟,到街头巷尾去卖,5分钱一小茶缸。

  如今“黑果子”和“慈果子”已无处可寻,寻着估计也无人吃了。

  说西门桥,有二事可记。

  其一,唐徕渠“文革”时曾改名“人民渠”。因查档无所获,只能录1969年7月17日《宁夏日报》一段文字为证:“银川市广大工农兵群众和红卫兵小将举行大会和游泳活动,隆重庆祝毛主席乘风破浪畅游长江三周年。”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这一天,银川市西门桥头,人民渠两岸,红旗飘扬,歌声嘹亮”。这里的“人民渠”无疑就是唐徕渠了。如果从1966年8月20日全国“破四旧”大兴改名之风算起到1969年,“人民渠”大概有名3年多。不过你改你的,普通百姓还是称她“唐徕渠”。

  其二,西门桥曾是“文革”时的“法场”。 “文革”时“宣判大会”不断,游街过后便把死刑犯拉到城外去法办。而西门桥一带,就是城外,虽是耍水者的乐园,但尚属荒凉之地。于是桥南桥北,渠东渠西都成了枪毙人的“法场”。冬季无水时,西门桥下的渠里用白灰划个圆圈,也成了“法场”。到“法场”看热闹,我基本上回回都去,但此话题有些沉重,不想多述。读者可见张贤亮等社会名流所著《亲历历史》,书中有他赴西门桥“杀场”的经历,以及对那场运动的反思。

  此二事,本不想记,但作为历史,又觉得不该忘却,有必要记上一笔。

  还想说一张照片。有幸见到外国传教士1936年拍摄的一张老照片,题名:“Into Ningsia City. The T'ang dynasty canal.(原文如此)”直译为“进入宁夏城,唐代的运河”。换句话说应是“宁夏省城的唐渠”,因为过去的银川市叫宁夏省城,唐徕渠俗称唐渠。

  如是说,我们所见到得这张珍贵老照片上的“桥”,就有可能是80多年前,银川市附近唐徕渠上的一座桥了。

  此桥是保福桥,或是西门桥?还是其它什么桥?有待专家学者答疑解惑。

  叙事老银川(25):西门桥忆事

  1936年6月宁夏城附近唐徕渠与桥

  文章作者系原宁夏档案局(馆)研究馆员

胜博发888 版权所有© www.ailijiaguoji.com 技术支持:胜博发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