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东都的一把手竟是深藏的绝顶高手,帝国四大将军也不是对手

2019-08-29 点击:1670

  小说:东都的一把手竟是深藏的绝顶高手,帝国四大将军也不是对手

  朱琪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谢苍天,嘴角却是浮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这让谢苍天更是愤怒,朱琪实在是胆大妄为,欺君罔上的事情居然也做的出来。自己奔袭数百里却被他耍了一通,谢苍天怎能咽下这口气。

  对于拿下朱琪,谢苍天心里还是感觉十拿九稳的,因为朱琪是一个单纯的文人,在官方的履历中从无习武的经历。虽然看到朱琪的表情让谢苍天稍稍有些不安,像是有什么陷阱一般,但是也来不及他想,此时二人已经近在咫尺,快速将他拿下才是正经。

  谢苍天伸手便向朱琪的肩膀抓去,如若这一下抓实,以谢苍天的力道很可能便将朱琪的琵琶骨抓碎,这会瞬间让朱琪丧失基本的活动能力,手段不可谓不老辣。

  而谢苍天的这一抓注定要落空,因为朱琪俨然已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官员了。

  朱琪微微侧身,躲过谢苍天的攻击,并伸出手来,以掌之状朝谢苍天袭来。谢苍天瞳孔一缩,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朱琪袭来的掌法显然精妙无比,蕴含着深厚的内家功力,此人果然深藏了一手!

  谢苍天急忙收力,并朝着朱琪攻来的方向也打出一掌。

  砰地一声!二人从马上纵身飞起并迅速的分开,极速地朝后退去。

  谢苍天仓促落地并向后退了几步,而朱琪则是稍有停顿,并无明显的退步。

  谢苍天微眯着眼睛,语气苍冷的说道:“朱大人,朱刺史,你可真实深藏不露啊,想不到一向以文人亮相的洛阳刺史武功竟是如此的高明。看来本将军是看走眼了。”

  朱琪傲然站立,看着不远处的谢苍天,带着些怜悯的说道:“谢苍天,你要是什么都不问,乖乖的将靳岩押送回京该多好,我给他服了毒丹,待你回京之日便是他身死之时,到时候死无对证,靳岩自然便是逆贼。而你却不知好歹,打乱我的计划,还妄图将我拿下,谢苍天,本官不怕告诉你,在这大唐除了蒙田与我有一战之力,你还不够资格当我的对手。”

  谢苍天气极反笑:“哼!朱琪,多说无益,等你做了我的俘虏我们再好好的交谈吧!”说罢便抽出宝剑朝朱琪攻来。

  朱琪则是不屑的说道:“必取你命!”说罢也是从身旁的一个士兵手中夺过一把剑与谢苍天战作一团。

  谢苍天是大唐能排进前五的高手,并且有着一身深厚的内家功力,刚和朱琪略微交手,谢苍天心里便对朱琪的身手有了一个认识。朱琪的武功已经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虽然从身法上看着似乎有些生硬不协调,但是那深厚的内力和精湛的功法已然让他站到了大唐武学界的巅峰,恐怕也只有蒙家世子,禁军大统领蒙田能与之一战了。

  但是以谢苍天高傲的性格并且碰到如此高手,自是隐隐带着一丝兴奋。

  谢苍天与朱琪战了约摸五十回个,一时间也是难以分出胜负。谢苍天此时整个血脉都仿佛沸腾了,好久没有战斗的如此酣畅淋漓了,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七万神魄军在看着自己,即使朱琪很是厉害,但是自己却没有输的理由。

  而此刻朱琪持剑傲然屹立,一点都不像一个四五十岁、老态龙钟的官员,而更像是一个正值壮年、锐不可当的武者。

  朱琪心里微微叹息,这幅身体终究是老了些和弱了些,不然也不至于当初费了这么大的力。

  朱琪看了看还在囚车之中“奄奄一息”的靳岩,心里也是无奈,本尊将戏演得那么好,自己这个分身反倒是成了大恶人,找谁说理去呢?

  朱琪不再思考,举起手中的剑指着谢苍天说道:“谢将军,来。”

  谢苍天稀释战意盎然,听到朱琪所言,便直接冲杀过来,以力劈山峰之力朝着朱琪的脑袋劈了下去。

  而朱琪竟是不闪躲,直接将宝剑斜横着想要去接住谢苍天的攻击,不可谓不大胆,以谢苍天的内力和武功,在这天下没有谁敢去这样直接硬接这泰山压顶般的攻势,而朱琪却是一脸的轻描淡写,这让谢苍天心头怒火中烧,继续一个发泄的出口。

  此时谢苍天恨不得将朱琪劈成两半,这是他第一次与如此高手以命搏杀,当真每次攻击都是都是直逼要害而来,稍有不慎便是殒命当场的结局。所以谢苍天已将将注意力和精神高度集中,与朱琪打得不亦乐乎。

  反观蒙蒙大和苏谋这边,苏谋虽身为神魄军的副统领,武功也算不错,但是在武力方面怎会是天天在家受兄长虐待的蒙蒙大的对手。蒙蒙大深得兄长蒙田的言传身教,其武功竟颇有蒙田六七分的精髓,只是如此便让他跻身于大唐绝顶高手之列,可见蒙家武学的渊博和深厚。

  蒙蒙大手握大刀大开大合,直接将苏谋劈的无法阻挡,苏谋每一次提剑去抵挡蒙蒙大的攻势都感觉虎口一震,接着便是整个手臂乃至身体的震颤,一番被动挨打下来苏谋的双臂已经是血淋淋的了,竟是将剑插入地中,双手紧紧扶着剑柄以让自己得以有所支撑的站起来,嘴角不断流出殷红的鲜血,显然是蒙蒙大凶猛的进攻将其振出了内伤,此刻苏谋再不复一代将军的雄姿英发,狼狈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蒙蒙大终结性命。

  苏谋此时双眼已经有些模糊,这真不是人干的事啊,靳延搞了一个金蝉脱壳,朱琪也不知为何突然倒戈还变成了一个绝世高手,自己累死累活的是为了什么呢?竟然直接快被蒙蒙大打死了,而靳延却像是真的快死了一般蜷缩在囚笼里,果真是一代枭雄,演啥像啥,而且足够的无耻和有耐性。

  苏谋知道不能再硬撑下去了,不然的话小命不保,于是便强忍着五脏六腑的疼痛,朝着朱琪喊道:“朱大人,不要恋战,速速脱身!”

  正在和谢苍天战斗的朱琪看向苏谋,知道他已经快撑不下去了,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应再继续耽搁下去了。

胜博发888 版权所有© www.ailijiaguoji.com 技术支持:胜博发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