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长篇小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29)

2019-07-29 点击:1464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吃过晚饭,王奶奶收拾好厨房,和小雪打个招呼后就去了小区里女儿的家。

  “叩、叩、叩、”王奶奶十多分钟后到了女儿家。

  “妈,你怎么过来了?”女儿打开门,惊奇地看着母亲问到。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不能来!难道我过来你不欢迎?!”王奶奶故意板着脸怼女儿一句。

  “当然欢迎了!就是你来的太突然,我脑袋一下子没转过弯。”王奶奶女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让我进去呀!就让我站在门口说话?”

  “妈,谁都可以不让进门,唯独您老人家一定要让!妈,您请!”王奶奶女儿退后一步,逗比地弯腰,同时伸出右臂,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像高级宾馆的门童迎接尊贵的客人。王奶奶斜睨女儿一眼,径直走到女儿客厅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王霞把门关好,急忙跟到客厅里。

  “妈,你好久都没来我家了,今天突然大驾光临,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王霞已经感觉母亲的气势有点不对了。

  “坐下,我有事问你!”王奶奶严肃地对女儿说道。

  “什么事这么严肃?该不会还是小雪的事吧?”王霞坐到母亲对面的沙发上,小心翼翼问母亲一句。

  “我问你,海涛最近干什么去了?”王奶奶开门见山。

  “他出差去了!不是前几天告诉你了吗?”女儿镇定地回答母亲的问话。

  “出差去了?出差十天半月我相信,这都出差一个多月了还没回来,我感觉有点不太正常!”

  “这有什么不正常的,他这次出差跑得远,到海南,妈,你知道吗?海南就是天涯海角的地方,远着呢,哪能说回来就回来!”王霞开始胡扯地骗母亲。

  “你骗三岁小孩哪!还天涯海角!我年轻时就去过,坐火车最多一天半时间,坐飞机半天时间就到了。他怕是不想回来吧?”王奶奶说完逼视着女儿。

  “妈,我骗你干什么?!骗你,单位又不给我多开工资,真是的。”王霞还想狡辩,不过语气慢慢有点变弱,眼神也不敢和母亲对视了。

  “看着我!给我说实话,你和海涛之间是不是出现了问题?”王奶奶眼睛盯着女儿。

  “妈,不说行吗?”王霞实在扛不住母亲犀利的眼神,小声对母亲说道。

  “不行!今天必须说!别想着糊弄我老太婆!”王奶奶严肃地看着女儿。

  “其实,我们,我们分居了……”王霞的眼睛不敢迎接母亲犀利的目光,而是把目光投向别处。

  “分居了?!”王奶奶很吃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记得我和小雪刚到城里时,他去过我们那里的。”王奶奶着急地问女儿。

  “你和小雪进城时,我们已经分开住了。我不想让你操心我的事,我就让他过来做做样子,以免引起你的怀疑。”

  “唉!都怪我老糊涂了,还一直相信你的鬼话,以为海涛真的出差了。”王奶奶很自责忽视了女儿的事,继续问到:“你说说,你们为啥分开住?”

  “因为,因为他赌博……”王霞吞吞吐吐地说出和老公分居的原因。

  “赌博?怎么可能,海涛一向是个稳重的孩子,从来不沾这些恶习的,怎么可能赌博?!我不相信!”王奶奶不相信女儿的话。

  “他原来是不赌博的,前两年他单位调来一个小领导,有玩麻将的爱好,只要有闲时间他就打电话让海涛陪着和几个朋友一起玩几圈。

  你知道海涛人比较实诚,不好意思拒绝别人,何况还是领导主动邀请他,他更不好意思推脱了。

  开始他们只是小打小闹的玩,输赢也就是几百块钱的事,当时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想着既然领导邀请他,说明领导看得起他,这样他也可以和领导拉拉关系。

  谁知道后来他们越玩越大,有一次我发现我们存折上的钱少了六千多,问海涛,海涛骗我说他弟看病没钱,他先垫上了,我相信了他的鬼话。后来,海涛又陆陆续续从存折上取了两次,每次都是五千多,我就有点怀疑了。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海涛肯定拿钱做了别的事,我打电话问了他弟弟。他弟弟说他生病时哥哥确实拿了五千块钱,别的就没有了。

  我回头就问海涛他拿的钱用哪儿了,海涛还想骗我,我揭穿了他的谎言,他才向我坦白,说是玩麻将输掉了。我们大吵一架,他说他再也不玩麻将了,我又相信了他。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之前,他们单位以到珠港澳学习考察之名到了澳门,然后几位同事陪着领导去澳门赌场玩了一圈,领导有钱输个十万八万就是毛毛雨,但是海涛输了十万八万那就是我们工作几年的工资呀!

  他从澳门回来后,偷偷把我们攒了几年的十万块钱取出来还给了他同事。那可是给燕燕上大学读研的钱呀!他连女儿都不顾了,我和他过下去还有意思吗?!

  从那以后我们不是吵架就是冷战,觉得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所以他搬了出去,我们商量好了,等他母亲过完八十大寿我们就离婚!”王霞开始还能平静给妈妈述说,到后来变得有点激动。

  “燕燕知道这件事吗?”王奶奶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她看看女儿,平静地问女儿一句。

  “还没告诉她,瞒一天是一天吧。”王霞沮丧地回答母亲。

  “你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明天去找他谈谈,这个家说什么都不能散。”

  “妈,你别管我们的事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你们怎么处理?分居、离婚就是你们处理的方式?海涛本质不错,他只是一时走错了路,你没说帮帮他,你还把他往外推!这是你当妻子应该做的吗?!不就是十万块钱吗?钱没了可以再挣,家没了,可不是十万块就能赎回来的!你长点心好不好?”王奶奶对女儿有点恨铁不成钢。

  “妈,赌博犯错误的可是他海涛,不是我!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责怪你闺女呀!”王霞对母亲的言行很生气。

  “我是帮理不帮人,你是我闺女也不例外!”王奶奶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未完待续)

  96

  来慧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

  2019.07.27 05:38

  字数 209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吃过晚饭,王奶奶收拾好厨房,和小雪打个招呼后就去了小区里女儿的家。

  “叩、叩、叩、”王奶奶十多分钟后到了女儿家。

  “妈,你怎么过来了?”女儿打开门,惊奇地看着母亲问到。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不能来!难道我过来你不欢迎?!”王奶奶故意板着脸怼女儿一句。

  “当然欢迎了!就是你来的太突然,我脑袋一下子没转过弯。”王奶奶女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让我进去呀!就让我站在门口说话?”

  “妈,谁都可以不让进门,唯独您老人家一定要让!妈,您请!”王奶奶女儿退后一步,逗比地弯腰,同时伸出右臂,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像高级宾馆的门童迎接尊贵的客人。王奶奶斜睨女儿一眼,径直走到女儿客厅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王霞把门关好,急忙跟到客厅里。

  “妈,你好久都没来我家了,今天突然大驾光临,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王霞已经感觉母亲的气势有点不对了。

  “坐下,我有事问你!”王奶奶严肃地对女儿说道。

  “什么事这么严肃?该不会还是小雪的事吧?”王霞坐到母亲对面的沙发上,小心翼翼问母亲一句。

  “我问你,海涛最近干什么去了?”王奶奶开门见山。

  “他出差去了!不是前几天告诉你了吗?”女儿镇定地回答母亲的问话。

  “出差去了?出差十天半月我相信,这都出差一个多月了还没回来,我感觉有点不太正常!”

  “这有什么不正常的,他这次出差跑得远,到海南,妈,你知道吗?海南就是天涯海角的地方,远着呢,哪能说回来就回来!”王霞开始胡扯地骗母亲。

  “你骗三岁小孩哪!还天涯海角!我年轻时就去过,坐火车最多一天半时间,坐飞机半天时间就到了。他怕是不想回来吧?”王奶奶说完逼视着女儿。

  “妈,我骗你干什么?!骗你,单位又不给我多开工资,真是的。”王霞还想狡辩,不过语气慢慢有点变弱,眼神也不敢和母亲对视了。

  “看着我!给我说实话,你和海涛之间是不是出现了问题?”王奶奶眼睛盯着女儿。

  “妈,不说行吗?”王霞实在扛不住母亲犀利的眼神,小声对母亲说道。

  “不行!今天必须说!别想着糊弄我老太婆!”王奶奶严肃地看着女儿。

  “其实,我们,我们分居了……”王霞的眼睛不敢迎接母亲犀利的目光,而是把目光投向别处。

  “分居了?!”王奶奶很吃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记得我和小雪刚到城里时,他去过我们那里的。”王奶奶着急地问女儿。

  “你和小雪进城时,我们已经分开住了。我不想让你操心我的事,我就让他过来做做样子,以免引起你的怀疑。”

  “唉!都怪我老糊涂了,还一直相信你的鬼话,以为海涛真的出差了。”王奶奶很自责忽视了女儿的事,继续问到:“你说说,你们为啥分开住?”

  “因为,因为他赌博……”王霞吞吞吐吐地说出和老公分居的原因。

  “赌博?怎么可能,海涛一向是个稳重的孩子,从来不沾这些恶习的,怎么可能赌博?!我不相信!”王奶奶不相信女儿的话。

  “他原来是不赌博的,前两年他单位调来一个小领导,有玩麻将的爱好,只要有闲时间他就打电话让海涛陪着和几个朋友一起玩几圈。

  你知道海涛人比较实诚,不好意思拒绝别人,何况还是领导主动邀请他,他更不好意思推脱了。

  开始他们只是小打小闹的玩,输赢也就是几百块钱的事,当时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想着既然领导邀请他,说明领导看得起他,这样他也可以和领导拉拉关系。

  谁知道后来他们越玩越大,有一次我发现我们存折上的钱少了六千多,问海涛,海涛骗我说他弟看病没钱,他先垫上了,我相信了他的鬼话。后来,海涛又陆陆续续从存折上取了两次,每次都是五千多,我就有点怀疑了。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海涛肯定拿钱做了别的事,我打电话问了他弟弟。他弟弟说他生病时哥哥确实拿了五千块钱,别的就没有了。

  我回头就问海涛他拿的钱用哪儿了,海涛还想骗我,我揭穿了他的谎言,他才向我坦白,说是玩麻将输掉了。我们大吵一架,他说他再也不玩麻将了,我又相信了他。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之前,他们单位以到珠港澳学习考察之名到了澳门,然后几位同事陪着领导去澳门赌场玩了一圈,领导有钱输个十万八万就是毛毛雨,但是海涛输了十万八万那就是我们工作几年的工资呀!

  他从澳门回来后,偷偷把我们攒了几年的十万块钱取出来还给了他同事。那可是给燕燕上大学读研的钱呀!他连女儿都不顾了,我和他过下去还有意思吗?!

  从那以后我们不是吵架就是冷战,觉得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所以他搬了出去,我们商量好了,等他母亲过完八十大寿我们就离婚!”王霞开始还能平静给妈妈述说,到后来变得有点激动。

  “燕燕知道这件事吗?”王奶奶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她看看女儿,平静地问女儿一句。

  “还没告诉她,瞒一天是一天吧。”王霞沮丧地回答母亲。

  “你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明天去找他谈谈,这个家说什么都不能散。”

  “妈,你别管我们的事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你们怎么处理?分居、离婚就是你们处理的方式?海涛本质不错,他只是一时走错了路,你没说帮帮他,你还把他往外推!这是你当妻子应该做的吗?!不就是十万块钱吗?钱没了可以再挣,家没了,可不是十万块就能赎回来的!你长点心好不好?”王奶奶对女儿有点恨铁不成钢。

  “妈,赌博犯错误的可是他海涛,不是我!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责怪你闺女呀!”王霞对母亲的言行很生气。

  “我是帮理不帮人,你是我闺女也不例外!”王奶奶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吃过晚饭,王奶奶收拾好厨房,和小雪打个招呼后就去了小区里女儿的家。

  “叩、叩、叩、”王奶奶十多分钟后到了女儿家。

  “妈,你怎么过来了?”女儿打开门,惊奇地看着母亲问到。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不能来!难道我过来你不欢迎?!”王奶奶故意板着脸怼女儿一句。

  “当然欢迎了!就是你来的太突然,我脑袋一下子没转过弯。”王奶奶女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让我进去呀!就让我站在门口说话?”

  “妈,谁都可以不让进门,唯独您老人家一定要让!妈,您请!”王奶奶女儿退后一步,逗比地弯腰,同时伸出右臂,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像高级宾馆的门童迎接尊贵的客人。王奶奶斜睨女儿一眼,径直走到女儿客厅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王霞把门关好,急忙跟到客厅里。

  “妈,你好久都没来我家了,今天突然大驾光临,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王霞已经感觉母亲的气势有点不对了。

  “坐下,我有事问你!”王奶奶严肃地对女儿说道。

  “什么事这么严肃?该不会还是小雪的事吧?”王霞坐到母亲对面的沙发上,小心翼翼问母亲一句。

  “我问你,海涛最近干什么去了?”王奶奶开门见山。

  “他出差去了!不是前几天告诉你了吗?”女儿镇定地回答母亲的问话。

  “出差去了?出差十天半月我相信,这都出差一个多月了还没回来,我感觉有点不太正常!”

  “这有什么不正常的,他这次出差跑得远,到海南,妈,你知道吗?海南就是天涯海角的地方,远着呢,哪能说回来就回来!”王霞开始胡扯地骗母亲。

  “你骗三岁小孩哪!还天涯海角!我年轻时就去过,坐火车最多一天半时间,坐飞机半天时间就到了。他怕是不想回来吧?”王奶奶说完逼视着女儿。

  “妈,我骗你干什么?!骗你,单位又不给我多开工资,真是的。”王霞还想狡辩,不过语气慢慢有点变弱,眼神也不敢和母亲对视了。

  “看着我!给我说实话,你和海涛之间是不是出现了问题?”王奶奶眼睛盯着女儿。

  “妈,不说行吗?”王霞实在扛不住母亲犀利的眼神,小声对母亲说道。

  “不行!今天必须说!别想着糊弄我老太婆!”王奶奶严肃地看着女儿。

  “其实,我们,我们分居了……”王霞的眼睛不敢迎接母亲犀利的目光,而是把目光投向别处。

  “分居了?!”王奶奶很吃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记得我和小雪刚到城里时,他去过我们那里的。”王奶奶着急地问女儿。

  “你和小雪进城时,我们已经分开住了。我不想让你操心我的事,我就让他过来做做样子,以免引起你的怀疑。”

  “唉!都怪我老糊涂了,还一直相信你的鬼话,以为海涛真的出差了。”王奶奶很自责忽视了女儿的事,继续问到:“你说说,你们为啥分开住?”

  “因为,因为他赌博……”王霞吞吞吐吐地说出和老公分居的原因。

  “赌博?怎么可能,海涛一向是个稳重的孩子,从来不沾这些恶习的,怎么可能赌博?!我不相信!”王奶奶不相信女儿的话。

  “他原来是不赌博的,前两年他单位调来一个小领导,有玩麻将的爱好,只要有闲时间他就打电话让海涛陪着和几个朋友一起玩几圈。

  你知道海涛人比较实诚,不好意思拒绝别人,何况还是领导主动邀请他,他更不好意思推脱了。

  开始他们只是小打小闹的玩,输赢也就是几百块钱的事,当时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想着既然领导邀请他,说明领导看得起他,这样他也可以和领导拉拉关系。

  谁知道后来他们越玩越大,有一次我发现我们存折上的钱少了六千多,问海涛,海涛骗我说他弟看病没钱,他先垫上了,我相信了他的鬼话。后来,海涛又陆陆续续从存折上取了两次,每次都是五千多,我就有点怀疑了。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海涛肯定拿钱做了别的事,我打电话问了他弟弟。他弟弟说他生病时哥哥确实拿了五千块钱,别的就没有了。

  我回头就问海涛他拿的钱用哪儿了,海涛还想骗我,我揭穿了他的谎言,他才向我坦白,说是玩麻将输掉了。我们大吵一架,他说他再也不玩麻将了,我又相信了他。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之前,他们单位以到珠港澳学习考察之名到了澳门,然后几位同事陪着领导去澳门赌场玩了一圈,领导有钱输个十万八万就是毛毛雨,但是海涛输了十万八万那就是我们工作几年的工资呀!

  他从澳门回来后,偷偷把我们攒了几年的十万块钱取出来还给了他同事。那可是给燕燕上大学读研的钱呀!他连女儿都不顾了,我和他过下去还有意思吗?!

  从那以后我们不是吵架就是冷战,觉得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所以他搬了出去,我们商量好了,等他母亲过完八十大寿我们就离婚!”王霞开始还能平静给妈妈述说,到后来变得有点激动。

  “燕燕知道这件事吗?”王奶奶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她看看女儿,平静地问女儿一句。

  “还没告诉她,瞒一天是一天吧。”王霞沮丧地回答母亲。

  “你把海涛的电话给我,我明天去找他谈谈,这个家说什么都不能散。”

  “妈,你别管我们的事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你们怎么处理?分居、离婚就是你们处理的方式?海涛本质不错,他只是一时走错了路,你没说帮帮他,你还把他往外推!这是你当妻子应该做的吗?!不就是十万块钱吗?钱没了可以再挣,家没了,可不是十万块就能赎回来的!你长点心好不好?”王奶奶对女儿有点恨铁不成钢。

  “妈,赌博犯错误的可是他海涛,不是我!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责怪你闺女呀!”王霞对母亲的言行很生气。

  “我是帮理不帮人,你是我闺女也不例外!”王奶奶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未完待续)

日期归档
胜博发888 版权所有© www.ailijiaguoji.com 技术支持:胜博发888 | 网站地图